北京精神: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

设为首页 | 网址导航 | 千龙热线:(010)84686999


 
  初登《百家讲坛》而风生水起的中学历史老师袁腾飞,再次名声大噪,主讲的《两宋风云》创下《百家讲坛》近两年来单集收视率和系列节目平均收视率两项新高。
袁腾飞新书再掀平民讲史热潮
  继《明朝那些事儿》开创了平民讲史的热潮之后,近日,又有平民讲史力作《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》问世,其作者正是百家讲坛《两宋风云》的主讲袁腾飞。
袁腾飞:《百家讲坛》再造明星
  继易中天、于丹之后,《百家讲坛》又催生出一位明星学者,被网友戏称为“史上最牛历史老师”的袁腾飞前晚携新书在中关村图书大厦签售,吸引了大批年轻粉丝到场。
 
崛起之谜
  2001年7月9日,一个以“建构时代常识,享受智慧人生”为宗旨的崭新节目《百家讲坛》在央视“科学·教育”频道(CCTV-10)开播。从纷繁复杂的节目中脱颖而出,在科教频道年终的综合排名中位列第一。缘何一个原本带有学术气息的电视节目会受到大众的如此追捧?其实在最初创办的近三年时间里,《百家讲坛》的日子并不好过,收视率经常处于整个央视的末尾…… [详细] 
 

  “一弹戏牡丹,一挥万重山,一横长城长,一竖字铿锵……”一直以来,在卷帙浩繁的国学世界中,只看得见专家、学者们孤独的身影,寻常百姓对这个神秘的艺术殿堂却可望而不可即。近两年,央视《百家讲坛》节目开始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向大众解读国学,神州大地掀起了一股经久不衰的“国学热”。前不久《百家讲坛》播出的“两宋风云”系列节目再次掀起“国学热”,国学越来越爱以亲民的姿态飞入寻常人家,新中国成立60年以来,国学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,能轻松地挑动现代人的神经引发讨论,同时也成了许多人追名逐利的资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详细]

炒作之下 国学何去何从?

  随着国学热继续升温,学者明星化愈演愈烈,很多人毫不犹豫地接受了“大师”的虚衔。五千年文明中,大师亦能逐一数出;现代社会中各种名目的“大师”却让人目不暇接。在“国学热”中成名的于丹、易中天等频频现身各种活动到处奔波讲学,是为了弘扬传统文化,还是为了名利?

傅佩荣:国学仍需娱乐来普及

  曾登陆央视“百家讲坛”的台湾大学教授傅佩荣,提出过“国学三部曲”的理论,即国学的娱乐化,再到国学回归大众,大众认识国学,最后融入大众。他认为,目前大陆国学的发展还处在准备进入第二阶段的时期,因此“娱乐化”也是可以借鉴的一种手段。

  “史上最牛历史老师”袁腾飞初登《百家讲坛》,用嘴巴重新诠释中国古代史,将那些原本枯燥乏味的历史段落变得趣味横生,将原本趣味横生的历史段落变得精彩绝伦。据“百家讲坛”总监冯存礼透露,袁腾飞在单期收视率和这个系列节目的平均收视率上,都创下了“百家讲坛”近两年来的收视新高。在袁腾飞的讲述中,这个风云际会的时代,有家国大义,有蝇营狗苟,有壮志难酬,有苟且偷安,有忍辱负重,有折戟沉沙,有畅快淋漓,有英雄义士、有奸相小人,有诡计,更有奇谋。现在,袁腾飞正在为“百家讲坛”录制《塞北三朝》。 [详细]

《两宋风云》

  《两宋风云》是袁腾飞在《百家讲坛》30讲的结集,讲的是从北宋灭亡,到南宋与金国多年交战,最终达成和议的这段历史,其中包括两宋期间著名的历史事件,创下《百家讲坛》近两年来单集收视率和系列节目平均收视率两项新高。

《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》

  这是袁腾飞“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”系列的开山之作,自尧舜禹讲起,直到明清结束,参照中学历史课本的原型,依时间顺序,自青铜时代开始,尧舜禹无私禅让尊位,启凭借拳头开创“家天下”的夏,从此之后,实力成为王朝存废的唯一标准。

《塞北三朝》录制中

  袁腾飞透露,“两宋风云”结束之后,他将在“塞北三朝”中讲述辽、金、西夏的历史,他说:历史上少数民族政权没有话语权,想通过讲座,纠正评书、演义中不实的地方,消除读者的误解。

袁腾飞经典语录

   西汉有个读书人叫朱买臣,哥们穷,家里穷得连裤子都穿不上,然后他媳妇老踩吧他:整天在那看书有什么用,你干点有用的事儿行不行?去做买卖,炒股去。朱买臣说我不会。不会到超市搬矿泉水去,这我也不会。他媳妇一生气,离婚了,拜拜……

  “学术明星”们是《百家讲坛》一手“造就”的,因为符合当今消费文化的流行、时尚的特征,符合大众的欣赏娱乐文化的口味,有人批评称,在“学术明星”逐渐“娱乐化”的过程中,他们能够引起更多受众的关注,寻求利益的最大化,甚至在商业操作的语境中也能如鱼得水,游刃有余,而他们的分内的、本职的学术研究,却见不到一点报道,既无为学术文化带来新气象的好观点,更无在研究领域中独特的学术贡献。于是读者网友纷纷指责,这些“学术明星”早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皓首穷经的学者了,他们大多已经自我剥去学者的外衣,添加上娱乐精神,越来越像一个娱乐“明星”,已经不再坐那孤独、寂寞的学术“冷板凳”了……  [详细]
  一向快人快语的“学术超男”易中天,早就有骂人“混账”的前科,在7月20日晚,他做客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《非常网络》节目,接受两位年轻主持人采访时,回答“媒体很弱智,总喜欢问动机”、“领导很弱智””、“你们还要继续愚蠢下去吗”、“咱们以后办个主持人培训学校”……让主持人当场眼泛泪光。   于丹至今还为想出《论语心得》这个名字而沾沾自喜,既然是心得,只是自己体会,就完全可以不理会别人评价,当有人指出把“小人”解释成“小孩”是硬伤时,于丹全然不顾。有人指出,《论语》心得和感悟既不了解《论语》的历史规定性,也与《论语》两千年的注疏史无关,这种对原典的历史性毫无所知的“心得”或者“感悟”很难说是学术。
  季羡林先生过世后,本以为围着季先生的那些喧嚣,哪知季先生辞世未满10天,钱文忠便频繁地在博客上发表讨伐‘罪人’‘坏人’的檄文。钱文忠是在百家讲坛讲国学的人,翻开国学最基础的典籍,《礼记》三分之一的篇幅谈的都是丧葬之礼,他应该再学习一下。   作为一名普通中学教师,纪连海凭借《百家讲坛》走进百姓的视野,成为继易中天之后被观众和媒体追捧的学术名人。一讲成名之后,纪连海成了电视媒体的常客。谈起自己的首次触电,纪连海津津乐道:“要说我向娱乐进军,我并不介意,我们历史老师除了会教历史,啥娱乐节目不会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