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精神: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

设为首页 | 网址导航 | 千龙热线:(010)84686999

北京文网 >> 首页 >> 正文区

文化词解:王府井

http://www.beijingww.com/  时间:2009-07-13 15:59:19  来源:北京文网  

  【新闻由头】

  12日,王府井风情街正式开街。该街位于王府井大街西侧,营业面积1万余平方米,除了老北京小吃,还有泥人张、鬃人白等现场制作,并有天桥杂耍等传统技艺表演。

  “王府”两个字的来历

  据说在王府井最早兴建的王府是隋代名将罗艺的,这对于听过“罗家将”故事的朋友想来是不陌生的。“隋朝燕王府,北平王罗艺之帅府”就在这里,至今仍有帅府园之称。罗艺是《隋唐演义》小说中罗成的父亲,唐高宗封罗艺为燕王,总管幽州,在此建有燕王府。至明代,随着紫禁城的兴建,不少达官贵人在此修建王府,这些王府里住的都是些已经封王但还没有给藩地的亲王们,按当时“以十为众”的说法,那时候的王府井大街叫做“十王府街”或是“王府街”。这些王爷们踏踏实实地在王府井居住了两百来年,到大明朝亡了,清军进了北京城,汉族的王爷被一批从东北打过来的满族王爷代替了。

  明朝的旧王爷们被赶跑了,可他们遗留下来的府邸众多,所以清政府就依其规模位置把这些府邸分赐给了亲王勋臣。因此王府井在清朝初年不仅保持了,还大大加强了明朝以来皇权显赫、地势隆要的政治地位,可谓辉煌一时。

  井的故事

  井是城市居民生活的必需。来过北京的人都知道,北京城里的胡同不少。而这些胡同在元朝的时候就是井的意思。至于王府井这一带究竟有多少口井,没人能说得清,反正不少,而且这些水井还有甜水井和苦水井之分。那时候的北京,老百姓打不起井,一般的井打出的水都是苦涩的,只能用做洗衣服、蒸饭,而饮用水都是去买,在电视上我们也经常看到推着水车卖水的人,其实卖的水也不过是相比之下苦涩味道淡一些而已,而王府街旁西侧有一口远近闻名的优质甜水井,名为甜水,其实就是无色无味,相对来说,王府井的地名也就因此而得。

  几年前在新王府井商业街开街的时候,人们惊喜地发现,在以前并不注意的地方居然看到了那口井。而在此前,井已经在地底下沉睡了将近一个世纪之久。真的就是这口井吗?看来我们还要读读当年的历史记载。根据《乾隆京城全图》中标明的位置,井的确在这里。明朝有人在笔记中就说过这口井“甘洌可用”,在当时已很有名。

  王府井大街和莫里逊大街

  如果你走在北京街头,有外国人问起“莫里逊大街”在哪里?你会知道吗?这个所谓的“莫里逊大街”大多数中国人未必知道,她在外国可是大名鼎鼎。她不是别的什么地方,就是我们北京人引以为豪的“中华第一商业街”王府井大街。

  王府井大街的名称曾几经更迭,在清代叫王府大街。北洋政府时期把整条大街分成了三段,起了三个地名。南段叫王府井儿,中段称八面槽,北段为王府大街。

  既然王府井是中华第一街怎么会起一个洋名?提起“莫里逊大街”的由来,就不能不提叫莫里逊的澳大利亚籍英国人。莫里逊作为顾问为了袁世凯一圆皇帝梦四处奔波,出谋划策。袁世凯当上皇帝之后,当然不会亏待这位居功至伟的洋顾问。于是,把王府井大街改名“莫里逊大街”来嘉奖莫里逊,并立上英文的路牌。不过任何逆历史潮流的举动都要被历史的潮流所淹没,袁世凯这个短命的“洪宪皇帝”只当了八十三天就一命呜呼。

  后来,这个所谓的“莫里逊大街”也渐渐地被风化于历史的尘埃之中,无人提起了。时至今日,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王府井大街还曾经有个洋名字。如今,北京人一提“王府井大街”就充满了自豪感。中国的街名还是中文名好。不过,这个“莫里逊大街”的确也目睹了那段受外人欺凌,积贫积弱的近代史,毕竟这样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王府井的老字号

  原名吴裕泰茶栈,创建于清光绪十三年(1887年),已有一百二十余年的历史。经过百余年的发展,吴裕泰已经成为拥有170余家连锁店、一个茶叶加工配送中心、一个茶文化陈列馆、一个茶艺表演队和三个茶馆,年销售额超过亿元的中型连锁经营企业,是京城著名的中华老字号(1995年,国内贸易部授予吴裕泰为“中华老字号”称号),在国内同行业具有较高知名度。

  “承古斋”原名“崇古斋”,由张作霖的老师也就是陈独秀的叔父陈衍庶在1900年出资修建,由宣统皇帝的老师书法家陆润庠亲笔题写匾名。解放前“崇古斋”就名扬四海,在如今日本的北京地图上仍然醒目标着“崇古斋”的位置。60年代初,政府重立老字号。由于“崇古斋”与当时批判的厚古薄今”相抵触,于是改为“承古斋”,匾名由著名书画家李可梁先生题写。宝之苑在九十年代中接手“承古斋” 的经营权并一直继承传统经营,着重在玉器、字画上做文章,在宝之苑的经营下、如今的承古斋名气更是远播。

  王府井集中了一大批中华老字号名店,内联升、步瀛斋的鞋,盛锡福、马聚源的帽子,瑞蚨祥的丝绸,王麻子的剪刀,戴月轩的湖笔徽墨,汲古阁的古玩玉器,元长厚的茶叶,稻香春、桂香村、祥聚公的糕点,全聚德的烤鸭,六必居的酱菜和天福号的酱肉以及传统小吃和红螺果脯等。

  东安市场原址:曾为平西王吴三桂的王府

  东安门是皇城的东门,在1912年“壬子事变”中被烧毁,南段的皇城城墙于1917年拆除。城已消失,门也不存,惟有东安市场能唤起人们的回忆。东安市场的原址,在清初曾为某王府———你猜是谁的?是吴三桂的。吴三桂被顺治封为平西王,其宅邸一定很豪华。他后来因叛乱而身败名裂,风光一时的“平西王府”自然也难逃厄运:被连根拔除,平毁后移交八旗兵神机营作操场。可惜呀,“平西王”自己最终也被人“平”掉了。王府的遗址,驻扎着一群“打靶归来”的大兵。

  光绪二十九年(1903年),原在王府大街两侧摆地摊的小商小贩,全被收容进废弃的神机营操场,统一管理———命名为“东安市场”。

  如今你要去王府井,再也找不到那露天搭棚(俗称“雨来散”)的东安市场了———一座现代化的“新东安市场”大楼凌空屹立,取而代之。

  天主教王府井教堂

  北京天主教东堂坐落东城区王府井大街路东74号,是北京四大天主教堂之一。它是东城区重点保护文物。1655年(清顺治十二年)皇家赐给利类思、安文思二位神父一所宅院和空地,修建一堂,规模不大,奉若瑟为主保。被称为北京城内第二教堂。1720年地震,房屋倒塌,次年重修。堂内有郎世宁所绘圣像多幅。1807年(喜庆十二年)神父们因搬运堂内图书,引起火灾,将房屋烧毁,教堂无恙。不久,教堂被责令拆除,东堂遂废。1884年经田类思主教向国外募捐巨款,重建大堂。1900年6月13日再次被毁,1904年又重建,即今之天主堂。

  王府井大街昔日藏龙卧虎

  昔日的王府大街北段明代设有东厂之署,清代居有王室贵胄,到了民国住进了大总统。现在街内还存有众多的历史遗迹,显示出此街往日的辉煌。

  ■翠花胡同里有过张勋的宅院

  翠花胡同在王府井大街的西侧,是东西走向的胡同。明朝时,翠花胡同属保大坊,清代属镶白旗。1965年整顿地名时将南花枝胡同、双辇胡同南部并入,“文化大革命”中一度改称人民路十一条。

  原来胡同内的9号院就曾是张勋的一处住宅。1917年,“辫帅”张勋率领他的“辫子军”进军北京,拥戴已经退位的溥仪复辟,遭到全国人民的反对。7月12日,共和军发动了讨张行动。张勋进京率领的几千人,很快就被共和军击败了。估计当时张勋信奉的是“哪里都不如家安全”的原则,他竟带着一些残兵败将,跑到自己的宅院内负隅顽抗。共和军在张勋宅院附近的北京大学楼上等处,架起了大炮,对准张宅一阵猛轰。张勋仓皇逃到东交民巷躲起来。张勋的宅院在这次事件中被毁严重,他的家又被人趁乱抢劫一空。张勋复辟不成,翠花胡同的宅院被毁,磁器库南巷的宅院变成了火场。他的名字也如昙花一现般消失在历史中了。

  ■东厂胡同里荣禄的尊贵府院

  翠花胡同南侧是一条东西走向东厂胡同,也在王府井大街西侧,在明朝历史上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东厂就设在这里。

  到了清代,东厂归属镶白旗驻地,称东厂胡同。清代咸丰、同治年间,文渊阁大学士、两广总督瑞麟的宅院,就在东厂胡同东口路北。瑞麟住在此地时,大治屋宇,营造园林。经过瑞麟的这一番营建整治,他家庭院中亭榭精巧,假山峻峭,草木尤佳。靠东围墙还依地势开凿了一弯月牙河,后花园中假山上还有两块立石,分别镌刻“崖半亭高”和“岭崎磊落”的字样。

  继瑞麟之后,荣禄搬进了这所宅院。众所周知,荣禄的故宅在东城区交道口菊儿胡同3号、5号和寿比胡同6号。其实,东厂胡同里的这所宅院也曾是荣禄的住宅。据说荣禄住进来后,对宅院又是一番改造,而且还装上了电灯。当时除皇宫外,他的宅院要算是全北京城第一个装上电灯的了。

  在荣禄之后,袁世凯为拉拢黎元洪,以十万银元买下荣禄宅东半部送给他。1912年后,此宅又成为民国副总统黎元洪之宅第。1916年6月,袁世凯死后,黎元洪以副总统继任总统。担任总统后的黎元洪仍居此宅。张勋复辟时,黎元洪被逐出京城。1922年,他再度出任总统时,仍回东厂的宅院居住。当了总统的黎元洪对自己的宅院进行了大肆的修整。当时圈定了总统府界,建造了西式围墙,并在王府井大街上开门。在其围墙的东北角,还立有一块刻着“黎大德堂界址”的石碑。


  编辑:金斌 我要说说 打印 推荐  

发表评论

笔名:
匿名发表